登 录
注 册

平北抗日根据地

寻访抗战老兵

寻找抗战遗址

抗战老兵田瑞

2015年09月24日




田瑞,镇宁堡东栅子人,九十岁。1942年-1945年先后在区小队,县大队担任机枪手,参加过解放赤城,张家口、新保安等战役。



辗转得到老人电话,电话中老人还能沟通,按老人指点居住地点,转了一大圈,却原来和我一个小区。我们隔着公路在电话里说着话,声音越来越大,却原来老人早已在公路对面等着我们。老人老伴于去年去世,之后老人离开老家,在几个儿女之间轮流居住。

老人参加的是地方部队,主要打的是外围战,参加过解放赤城、龙关,西湾子、新保安等战役。他们三个战士负责一架机枪,三个人轮流扛。解放张家口后转业在公安局负责治安工作,后回乡。



老人女儿女婿在我们小区看门,老人跟随就住在门卫的小南房里,每天出去散步,身体健康,耳不聋,只是思维有了间歇性兴奋。一直说七十多年了,记不清了。然而,时常又跳出精彩片段。

老人说在沙城截火车,是鬼子运送战备物资的火车。缴获大量白面、被服,他说可好了,但是八路军战士连一双袜子也不拿。

老人现在偶尔看看电视,因为没有文化大多看不懂。还是喜欢看战争片,问及现在拍的战争片,他说有的和当初一样,有的不一样。



摄制组和老人一家合影。右一为老人女儿,64岁,很健谈。老人也留给她很多故事,村内某某媳妇长的好看,被日本鬼子进村糟践了,还有某某家媳妇被抢走,一直下落不明,她说给鬼子当媳妇去了吧。

告别时我请老人做个军人的敬礼。这个敬礼在我们眼中就是不倒的长城,他们身上残酷的经历,以及岁月打磨的痕迹,都让我们高山仰止,在他们面前,我们永远是个安逸雏苗。经历不可选择,际遇不可选择,一个时代造就一代人,在经过战争和苦难磨炼过的一代人,身上的光彩永远熠熠生辉,永远光照着这个时代;他们身上的伤痕和残缺成为一种震慑的美,镌刻着这个时代的最深刻的丰碑。

临别时,老人说,出来后老家一直没回去,现在村子就他们一家还住的是土窑,危房改造他一直不够条件。我用劲握了握老人的手,不知该说什么,我也无法给老人一个承诺。这个问题一直让我思考,也许在我们眼中老人已风烛残年了,但他心中的执著还顽强地存在着……

这是一个没有完成的采访,没有设计,随机选择外景,就在老人住的小屋前,周围有车辆声和市井嘈杂声,尚不知效果。另外我们还想到老人住的村子和他生活了一辈子的窑洞去看看。他仅仅是一个时代普通的老兵,战争后幸运地回到了平常的生活,战争在他身上没有什么光环,他仅是以自己的行动参与到了这个伟大的事件当中。岁月在给足老人苦难的同时,也很善待他,让他身上没有更多的病痛,成为他们同志中已为数不多的坚强站立者,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体会硝烟过后的轻风和阳光。


赤城县电视台

中央电视台 |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| 新华网 | 河北新闻网 | 张家口新闻网 | 赤城县政府网 | 涿鹿电视台

赤城电视微信平台

赤城之声微信平台

冀ICP备18015756号

Copyright © 2017赤城县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